要是各类维基页面能够标记正式发布版本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一次性把改动全部加上了。

《天晴烂漫!》的漫画风过渡帧里的霍托托画得有点像长瀞同学。

工作环境满意度调查当天的午餐似乎质量额外地高:肌肉纤维间夹杂着分量恰到好处的油脂的牛肉和烤得完美的拍土豆。好吃!水果盒里还有半透明的、几乎像果冻一样的甜瓜:像是小夫会在炎热的夏日午后从冰箱里拿出来享用的那种。

要是超级马拉松(ultramarathon)改叫奥特马拉松,说不定能大大提高相关赛事的关注度。

这个周末我试着用了 Kensington SlimBlade 轨迹球,感觉很赞。

我的食指最近由于过度使用鼠标滚轮和左键而不时感到酸疼,所以我开始物色使用起来更舒服的替代品。像轨迹球这样具有未来感的设备没有变得更加主流真是遗憾:这一定是扁平化设计大行其道的错。话说回来,并不是所有的轨迹球设计看起来都那么舒适。我并不喜欢罗技的相关产品(全都是用拇指操作的无线轨迹球)。虽然在这个领域拥有开源产品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是 Ploopy 的滚轮似乎并不比普通鼠标的强。SlimBlade 是少数几个将滚轮功能整合进轨迹球而非添加额外的滚轮的产品之一。CST/X-keys L-Trac 凭着极受欢迎的无段落滚轮成了为数不多的竞争者,但我更喜欢 SlimBlade 的尺寸,设计,和较低的高度。

回到 SlimBlade:我所收到的轨迹球似乎已经在仓库里待了有一段年头了,所以需要一点凡士林才能让轨迹球自如地在槽里转动。SlimBlade 的设置不是存在本体内的,而是依靠操作系统端驱动程序软件才能实现。这意味着在 Linux 上,我们需要通过 X-org/libinput 进行自定义:不过默认设置已经够用了。滚轮功能利用了轨迹球的垂直轴,并伴有非常令人享受的咔嗒声。官方演示滚轮功能的手势类似于操作音量旋钮;我在网上读到的不少用户评论则提到他们会用一根手指固定住轨迹球,然后用另一根手指转它。我目前找到我最喜欢的方式是将一根手指放在轨迹球插槽外沿的金属环上来转动球体。尽管 SlimBlade 已经采用了较为扁平的设计,我仍发现使用腕托能够提供更舒适的握持效果(我用了一块闲置的 ErgoDox 腕托)。到目前为止,我对 SlimBlade 感到非常满意——如果我感受到确实的舒适性改善,我会想办法在工作场所也配上一个。

Re: @dy@dlyang.tk

因为我只买了一条 SATA 链接线。😂

另外 Windows 经常会建一些奇怪的文件(“System Volume Information”之类的),所以我不想让它读到 Linux 的分区。

Re: @dy@dlyang.tk

我前一段时间试了 Impossible Burger,味道挺不错的。有意思的是,Impossible 的肉饼即使放凉也不会变硬,比凉掉的真肉饼要好吃。如果同等价格下,我是不介意选择植物肉的。要是 Impossible 除了碎肉饼之外还能提供即食的零食类产品(例如牛肉棒)就好了。

Re: 变卖家产的一个月

我大概松鼠症比较严重,搬了三次家都是全套家当直接运到下一个地方。搬家时的大头主要是 CD、书、和家具——尤其是那堆宜家家具,我在它们上花的运费早已超过其价值总和了。头一次搬家我还只是抱着弃之可惜的想法,不过后两次时我意识到:我搬到新地方后大概率还是会买一模一样的一套家具,以省去重新挑选和组装的麻烦,所以最后索性都运走了。

说起 Venmo,我和朋友同学之间结算零碎费用基本都用它。我有段时间还特别喜欢看 Venmo 的公共时间线,试图猜测那些大部分都由颜文字组成的支付信息 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 的真正含义。

在二手交易平台里我只用过 Ebay。感觉大多数时候卖家是不会下这么多工夫拍照片的(即使有也大半只是手机上的一张模糊不清的随手拍)——也许这也是一个东西好卖的原因?还是 Facebook Marketplace 卖家普遍更靠谱?

有点好奇这么多买家里有没有比较稀奇古怪的车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