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知道了雨伞也是会发霉的(而且味道令人作呕)。

看厨师剥鱿鱼皮比看剥屏幕保护膜还要爽,但是也许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不知道我们要等多久才会有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的面部解锁系统支持手势(相当于以前的锁屏密码)?比如要求作摆出绮罗星才可以解锁。

基于 M1 的 Mac 的性能大大出乎我的预期。尽管足够强大的基于 RISC-V 的处理器流行起来才是我最想看到的景象,我仍然很高兴 x86 有了一个授权限制不那么多的架构作为竞争者。

这些新 Mac 的能效比真是令人眼馋。不过它们看起来对用户升级和维修不怎么友好,而且短时间内不能很好地运行 Linux。它们的出现不得不让我开始考虑传统的“所有系统部件都是可插拔模块”的升级模式是不是个值得追求的目标,尤其是在笔记本电脑这样的设备里。如果我们能够将片上系统的价格降到足够低的程度,年抛 CPU 或许也不那么离谱。

我从没想过我居然也有在(复数台)4K 和超宽显示器(的组合)之间摇摆不定的一天。

看起来苹果有一堆模糊的规则来决定有多台 i 设备同时听到指令时哪一台的 Siri 会作出回应(而且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在潜心研究试图找到其中的规律)。要是“Hey iPhone Siri,停止闹钟”真能奏效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每天早上对着一台充满困惑的 iPad 大喊大叫了。如果有“Hey Siri #31174”或者“Hey Lord Sirious”的支持也不错。

今天是 AoC 的第 17 天!我已经追平了我的的 2019 年记录!不过今年的问题确实感觉容易一些。

昨天下雪了。我注意到这些盐粒大小的冰片时不时地在我因为戴着口罩而起雾的镜片上留下点点痕迹。更加有趣的是结了一层薄霜的钢制桥面:我的自行车在上面留下了一条双螺旋形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