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2019

每个新年给我带来的新鲜感都不断地下降(参见我在回顾 2018 时提到的一年的相对长度),不过用一个和新的目标与决心绑定的节日来结束过于嘈杂且让人感到慵懒的假日季节并不是一个坏主意。

话说回来,看到 2020 这个数字会让人不自觉地感到兴奋,因为这在我的印象里总是存在于极为遥远的未来:我甚至不记得任何描绘 2020 年代的科幻作品。大多数作品不是止于 2010 年代,就是直接跳到 31 世纪,使得接下来的十年处于期待值的空白区域。对了,2020 年将迎来农历的庚子年,而有趣的是 维基百科 的英文直译是“金属耗子”——想不到一个传统概念会有这么朋克的名称。

2019 回放

2019 年的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在排除了生活中的一些不确定因素后,我在 2019 年的日常变得更有规律了。我仍然时不时地拖延博客文章,但至少发布日志的频率高了一些。学习 Rust 和 Julia 很有趣,而且我也在实际项目中用到了它们。我还尝试了用这两种语言完成 Advent of Code 并撑到了第 17 天,到解决问题所需时间太长为止。我曾考虑过圣诞节后完成所有剩余的问题,但我决定不这样做——我认为自己不会通过这些问题增加对这些语言的了解,把时间花在其他地方可能会更好。

受到 本文 启发,我给博客写了一个新的 Hugo 主题。我发现一步步消除那些可有可无的装饰的过程奇怪地令人满足:我希望博客带有任何不必要的东西。本站的订阅源已改为使用 ATOM,并且完整显示每篇日志,而不是默认的支离破碎的摘要。在上一次尝试整理浏览器书签并遭遇惨败后,我开始使用网站订阅源来阅读其他博客。到目前为止,我很喜欢这一新方式。

我今年去电影院看了三部电影,分别是《龙珠超:布罗利》,《普罗米亚》和《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三次观影都还算愉快:试图用评级来量化这种享受可能并不公平,因为我喜欢每一部电影的原因都不尽相同。由于我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在飞机上度过的时间贡献了我电影消费的很大一部分。《蜘蛛侠:平行宇宙》是我 2019 在飞机上看的影片里最好的一部。在圣诞夜,我没有延续大学期间的传统——看《龙与虎》——而是重温了一部我在数年前的一次飞行中看的电影,《歪小子斯科特》。这部电影的确像我记忆中的那样怪趣。

作为一个直到 2018 年都住在不会下雪的地方的人,雪对我来说是一个如此陌生的概念,以至于我会把任何有下雪场景的电影都视为圣诞节电影。即使在 2018 年年中搬到一个下雪的城市之后,我仍然没有看到过那种虽然俗套、但蓬松得似乎带有温度的圣诞雪:我所住的地方只有堆积在路边的脏水和脏冰的混合物(而且它们总能找到办法进入你的鞋子)。这更能让我想到鱼市而非圣诞节。我敢打赌,电影中所有的积雪场景都只是道具,就像登月照片一样。嗯,肯定是这样。

在 2018 年,我设置了一个 Mastodon 实例,此后我删除了自己的 Twitter 帐户,但是我并不经常使用 Mastodon。起初我觉得我属于不会写微型博客的类型,但是现在我开始认为是登录、编辑、加标签和翻译的认知开销导致了我不怎么热衷于更新状态。在 2019 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我一直在用 twtxt 格式发布微型博客,并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博文(110 条)。当发布我脑海里的任何愚蠢的想法都只有一行命令之遥时,写微型博客还是挺让人上瘾的,并且重新访问 twtxt 文件有时还会给我带来新的日志想法。将一个类似 Twitter 的社交媒体服务分为只读(订阅源阅读器)、只写(也就是我使用 twtxt 的目的)和互动(我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的部分对我来说更加合适。我的 twtxt 文件今年很可能会取代页脚里的 Mastodon 链接,因为维持这个重量级网络应用的日常运行对我来说并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说到删除帐户,我已经将我所有的 Gmail 帐户设为自动转发到我自己架设的电子邮箱,并且我所有的设备现在都已经没有了 Gmail 和 Inbox(RIP)应用。我还没有做好完全放弃 Google 帐户的准备,但是我已经比之前更接近了:我在尝试使用除 Google Domains 以外的其他注册服务商,并使用 Youtube 内置的订阅源而非依赖订阅频道来获取更新信息。不过我成功删除了我的 Facebook 帐户。帐户清理还会继续下去。

2020 之路

由于这个办法在 2019 年效果很好,因此我将继续在博客文章和跑步里程上尝试与去年的数字保持一致。甜面包圈常常是我在 2019 年深夜里罪恶感的来源(都是 Dunkin'的错)。甜面包圈是为数不多的几种尽管会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但我仍然愿意食用的食物之一,所以我在此宣言:2020 年不会有甜面包圈!

我一直都想正式建立起一套遵循 3-2-1 原则的数据备份流程。至于要学习的新语言,我已经注意 Go 有一段时间了。随着 Go 模块的发布,这似乎是一个合适的开始时机。除此之外,还有即将到来的 C++20。

2020 年会有几种不同的 Linux 手机(Librem 5 和 PinePhone)发布。我很乐意尝试它们,以探索离开 Apple 生态系统的方法。另一方面,PineTime 可能是我已逐渐老化的 Pebble Time Round 的完美替代品。

除了技术性的之外,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阅读任何书籍了,至少没有任何足以被称为文学作品的书籍。我想在 2020 年改变这种状况。

为天行者系列的终结以及我很好奇会被如何命名的 Z 世代之后出现的一代干杯!

评论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