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三月结束时也和狮子一样

直到几周前(在看 Level1 News 时),我才了解到这条谚语的完整版本:“三月像狮子一样来临,像羔羊一样离去。”我是从漫画《3 月的狮子》得知前半部分的,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是在描述三月的天气。

以上其实就是我开始写这篇日志的的全部动机,但今年的三月的确相当不寻常。由于 COVID-19,我正在家中“远离社交”,或者说是沉浸在独处的享受中。为了准备长时间在家工作(绝对是借口),我进行了一连串的电子产品升级:我购置了第二台显示器、显示器支架和更大容量的 NAS 硬盘。实际上,去年秋天以来我一直在逐步扩展我的设备库。也许我该写一篇日志来记录这些。

我开始自己做饭是三年之前,而最近两年亚马逊的 Prime Now 服务成了我赖以果腹的唯一食材来源。自己的日常起居竟然如此依赖亚马逊的事实是有点令我担忧。但是在我拥有自己的地下基地和蓝藻农场之前,我只能凑合维持这种共生(或者应该说是寄生)关系。不过,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喜欢烹饪,至少我花在烹饪上的大部分精力都在如何减少而非增加在厨房里花费的时间。幸运的是,我几乎从不厌倦吃相同的食物,所以我一直做着相同的几道菜肴,并逐步将每一道菜的准备工作优化到最简:我的早餐是酸奶和混合干果,午餐是咖喱牛肉饭,而晚餐则是煎三文鱼配米饭和炒卷心菜。

病毒的肆虐也使我不得不暂时搁置跑步计划:我平时使用的路线已经不向公众开放。所幸在开始居家远离社交之前,我已经超前完成了不少里程(比起预订计划提前了 4 周),所以我仍然有望实现 2020 年的目标。也许是由于路上的积雪,我的跑步鞋(美津浓 Wave Rider 23)磨损得比以前更快:在累积里程达到 250 英里时,我已经感觉到跑长距离时足弓不适,而这双鞋以前的版本可以一直撑到 300 英里左右。除了鞋子问题外,随着我逐步延长的跑步时间,我时有胫骨疼痛的现象,所以我正好趁这个机会休息一阵。为了最终在工作日也能跑步,我转为了晨跑派。到目前为止,尽管有个别风雪交加的日子比较难熬(但其实挺有趣的),我仍喜欢这一决定。另外,能看到更令人振奋的日出而非日落也是个优点。

在病毒爆发期间所读到的新闻经常给我带来一种不真实感:既因为实际发生的事情,也因为新闻那种刻意挑起矛盾的报导方式。好吧,公平地说,要求一个以掠夺人们注意力为食的机构以朴实、不带修饰的方式来报导新闻本身就是一种矛盾。不过话说回来,同样从当前的情况更多地感到兴奋而非不安的我或许没有资格对新闻媒体的做法挑三拣四:仅仅想到这间普通的公寓现在是我抵御尚无治疗方法的病原体的个人要塞就足以让我睡不着觉。

如果这确实是人类覆灭的开始,至少我的博客和 Emacs 配置将由于 Github 存档计划 继续存在(假设微软没有说一套作一套的话)。在那之前,请保持安全,不要随便离开自己的胶囊生活仓,并做好准备迎接我们一直苦苦等待的荧光色太空时代藻制食品吧。

评论区




暂时没有评论。